黑攻白受爱好者
年上骨科癌晚期

美食up白白和他的男朋友哥哥~
——————————————————
“嗯……最近有挺多人在微博,B站给我留言,问我一些问题的,”月白划了下手机,对着摄像机说着。
“这期读评论的话……我就统一回复一下吧。”
“第一的话……我家里是养着两只猫,小黑和小白,小黑是小白的哥哥,你们看见的其他猫应该是朋友抱过来和他们一起玩的。”
“然后再是第二,我很喜欢白色和红色,所以衣服配色也经常是这两种,虽然经常被他说啊……”
月白不经意地笑了出来。
“第三呢,我喜欢也擅长甜食,主食什么的……不太会,平常家里的饭菜都是他做的。”
“最后一个,我有男朋友,现在和他一起住,嗯……上面和之前提到的,也是他,”月白看着摄像机,对后面的黑...

脑洞探讨产物

大概是摸鱼
还是不会起名字
群内讨论雪夜黑是崩溃状态的老黑
加上官方漫画里的黑白变成鬼使时是幼年状态
因此衍生的脑洞
后续……不知道会不会有呢……

————————
1.大雪纷飞的夜晚
黑发黑衣的少年拖着柄比他还高,沾染了些许红色的破旧镰刀,漫无目的地走着,杀死自己见到的所有活人。
“怪……怪物……”
这个镇子的幸存者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跑,赶紧跑,最好跑去京都,告诉那些大人物——少时家的长子变成了怪物!杀了全镇的人!
幸存者强迫自己冷静,瞅着少年转身的机会,冲了出去,开始没命地狂奔。
少年听见动静,回头去追他。
那不是人类该有的速度。
不一会儿,幸存者便摔倒在雪地里,镰刀抵着他的脖子。
少年凑近,仔细地端详了一...

小脑洞

ooc,含有鬼使黑白骨科
青春的烦恼?
——————————————
早上来上课的时候,拿着水杯正喝水的黑羽差点喷出来。
“槽,咳咳……竹子你这头发……怎么和小白他们班那个两米八超模一样?”
“啧,别问,”万年竹一脸烦躁地把书包重重砸在桌子上。
早上的时候,他没有功夫打理头发,就让同居的荒给他随便扎一下。
结果那家伙给他绑了个同款发型。
万年竹现在后悔了,如果知道结果是这样他宁可自己披着头发翻墙上学。

“嗯……我觉得这样挺好,”中午吃饭时,被哥哥拉过来一起啃便当和零食的月白看着万年竹,非常认真地说:“你们这样已经可以算是关系和感情的上升吧。”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呀,我们的竹子里嫁出去不远了。”
黑羽说着,...

狼打了个哈欠,把脑袋移到巫师的腿上,闭着眼继续听故事
巫师却把书放到一边,白皙修长的手轻轻揉弄着狼的脑袋和耷拉下来的尖耳朵
狼没有睁开眼,他享受着巫师如往常一样的温柔
“如果有一天,我也像书里的狐狸一样离开你,你会怎么办?”
“我不知道,大概会回到以前的那种生活,杀了那些想要强行驯服我的家伙,生吃他们的肉,喝光他们的血,然后弄得伤痕累累吧。”
“只是这次没有人会给你疗伤了。”
“嗯……对……还有就是我看见那些巫师,会想起你。”
“你是我唯一一个不讨厌,甚至还稍微有点喜欢的小巫师……”
巫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那还真是……”

战魂也是个可靠的哥哥呢

除黑白、荒目、荒竹、夜青、酒茨以外均杂食
完毕

瞎写的东西
咎安(黑白)
有痒痒鼠鬼使黑白出没注意
————————————
偶然间,谢必安从一同工作的鬼使那儿得到了一壶酒。
“这酒可是弟弟从老太婆那里特意讨来的,说是喝了能梦里见到心中所想之人。”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他说你需要这个,叫我赶快送来。”
“真是……劳烦令弟费心了。”

送走鬼使后,谢必安打开手中那黑色小坛子,把其中的酒液倒入桌上杯中。
他拿起酒杯,细细品着其中滋味。
这酒有着一股桃花香,酒味不大,其中带着些许甜。
喝完一杯后,谢必安封好酒,躺回床上,闭上眼。
不久,他陷入睡梦。
在梦里,他看见一位同自己一样的男子,朝自己笑着。
“范兄……”

一篇没什么意思的小故事

如标题所说
黑白全15岁
————————————
对于那所谓“生母”,黑羽可以说是毫无印象。
他估计大概也就在出生时和她见了一面,接着她便和父亲离婚,分居两地,从此再无任何联系。
黑羽更喜欢称父亲现在的伴侣为“妈妈”,“生母”对他而言也只是父亲的“前任”罢了。
只是这前任不久前去世了,说是因为突然的货车事故。
她貌似在离婚后过得并不如意,仅仅留下一点少得可怜的遗产,以及一个少年。
少年是黑羽的双胞胎弟弟,离婚的时候归了那个女人。
她在遗嘱里写了,死后财产归儿子,儿子的抚养权归他的父亲。
这些,是从父亲的口中得知的。
父亲按照法院的要求,把少年带了回来。
于是在那个早晨,黑羽看见一个白发的少年站在门口,低着头,安安静...

不要脸的又来群宣了
注意事项在公告里
黑攻白受不拆不逆
救救这个群,人真的好少呀(哭泣)

厌恶人类和感叹人类

1 / 20

© 洛洛洛洛桑 | Powered by LOFTER